国外的未成年玩家们正在瓜分电竞比赛的巨额奖金

国外的未成年玩家们正在瓜分电竞比赛的巨额奖金



这世界变化快。
 
  《堡垒之夜》世界杯刚刚落幕。作为Epic Games一亿美元电竞奖金计划的一部分,这场比赛总奖金高达3000万美元。如果不算上还没有举行的Ti9,这是目前所有电竞比赛当中额度最高的奖池。单人组冠军可以独得300万美元,也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已经十分接近接近美网公开赛385万美元的冠军奖金。而赢下这笔巨额奖金的玩家“Bugha”,今年只有16岁。
 
 
  Bugha不是《堡垒之夜》世界杯上唯一的未成年选手。实际上,比赛上所有选手的平均年龄只有16岁。双人组亚军 Wolfiez今年15岁,而单人组第五名,来自阿根廷的King更是年仅13岁。
 
  《堡垒之夜》选手的低龄化,隐含的是过去几年里社会对电子竞技的转变。
 
  英雄联盟玩家Doublelift是北美最成功的电竞选手之一,但是当他选择将电竞作为自己的职业时,被父母扫地出门,一度只能靠兄长和朋友的接济才能生活。国内著名《魔兽争霸》选手Sky李晓峰,假如当年WCG预选赛没有出线,可能从此也就和电竞无缘。离家出走混迹网吧的故事,在中外电竞圈里都不算罕见。
 
 
  像Doublelift这样不被父母理解的电竞选手不算罕见
 
  而《堡垒之夜》却十分不同。这款游戏在国内尚未正式上线,但是在国外已经火了好几年。不光孩子们爱玩,孩子的兄弟姐妹、父母和老师,也很有可能都是重度玩家。很多时候,《堡垒之夜》不单纯只是一款游戏,反而像是麻将、足球或者热门电视剧一样,是人们社交话题的纽带。
 
  在这种情况下,父母对于孩子打游戏的态度有不少变化。比起简单地将游戏看成“玩物丧志”,更多的父母开始将电竞作为孩子的一种正经的兴趣爱好去培养。去年甚至出现了家长花钱给孩子请《堡垒之夜》教练的新闻。在此次世界杯上面,由父母陪着未成年选手参赛已经是再寻常不过的景象。
 
 
  赢得双人组第二名的英国选手只有15岁
 
  不过,一个行业的活力不能光看最顶尖、最风光的那一小部分。就像所有的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1%的顶端选手,拿走了行业里的绝大部分收入。对于其他怀揣着电竞梦想的玩家来说,最终的收获,可能只有颈椎病、腱鞘炎和静脉血栓。
 
  另外,电竞的前路也还有不少未知数。目前为止,历史最长的电竞联赛《星际争霸》KeSPA也只运营了13年,也就是一两代选手的时间。电子竞技肯定不会像传统体育联赛那样发展,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能长期保持活力的电竞游戏或者联赛平台。
 
  对于赢得了大奖的玩家来说,他们暂且可以把所有的忧虑都抛在脑后。在《堡垒之夜》世界杯上赢下了90万美元的奖金之后,13岁的King和父亲激动地抱在一起。他的父亲一直在喃喃低语“Todo tuyo”(意为“都属于你”)。不管未来路在何方,他们都得到了一段终生难忘的回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场电竞比赛,是如何让中国战队全体罢赛的?